法国动画电影,我失去了身体讲的是什么

2019年,大荧幕上亮相了了许多优秀的动画电影: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和《罗小黑战记》让我们看到了国漫的逐渐崛起;等待6年后,观众们终于迎来了《冰雪奇缘2》的上映,艾莎和安娜这对超级组合这次也没有让观众失望,虽然第一部电影的故事已经比较完整,但是这次的故事依然找到了新的方向,让大家看到了这对姐妹的成长。除此之外,在动画诞生地的法国,也有一部动画长片得到业界和大众的关注,它就是《我失去了身体》(J’ai perdu mon corps)。

该片早在2019年11月上映前,就拿下了戛纳电影节“影评人周”单元的大奖和安纳西国际动画节”长篇动画单元”的长片水晶奖和观众票选奖;更是在2020年第47届安妮奖中一举拿下“最佳独立动画影片”“最佳编剧”和“最佳配乐”三个奖项。并且,该片入围了2020年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长片的角逐。为何这部动画长片受到如此多人的关注和推荐?

豆瓣8.1,IMDb7.6,
烂番茄新鲜度96%

从小说到动画

动画长片《我失去了身体》改编自达高集团旗下瑟伊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小说《快乐的手》(Happy hand)。

故事讲述的是一只断手从巴黎一家医院的实验室中逃出来,希望回到原主人纳乌非身边,重新与身体连接。在穿越城市的回归之旅中,这只手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冒险,同时通过断手不断闪现的回忆,男主纳乌非的身世故事和断手的原因也渐渐明了。

原小说的作者Guillaume Laurent其实也是诸多电影的编剧,其中包括广为人知的《天使爱美丽》。

最初Xilam Animations动画的制作人Marc du Pontavice非常欣赏这部小说的概念,于是他找到了Jérémy Clapin,希望他能将故事改编成动画。

对于Jérémy Clapin来说这其实是一项挑战,首先,虽然之前他制作过很多动画短片,其中《精神分裂症》(Skhizein)还在豆瓣和IMDb上分别获得9.0和8.1的高分,但当时他还没有执导动画长片的经历;另外,这也是他第一次基于小说进行改编,他曾表示改编中的难点在于,如何在尊重原作品的基础上,加上自己的看法和表现。

最终,在原作者Guillaume Laurent的鼓励和合作下,导演Jérémy Clapin重新按照电影的表达方式将故事进行了改编,加入了一些新的元素,比如男主纳乌非和女主通过楼道对讲的交流、以及纳乌非喜欢收录声音的爱好等,这些情节可以让电影的记述更加合理和贴近现实。

如何让没有表情的主角表达出它的感情

《我失去了身体》之所以受到大家的热议,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它新奇的角度:主人公是一只“右手”。在看电影时,观众通过演员的表情和动作与之产生共情,但如果主人公是一只“手”,那如何表达它的感情,让观众在观看时有代入感呢?

其实,从电影第一个镜头开始,观众就被吸引,进入到断手的视角。通过断手的动作和周围的环境,观众很容易了解到它此刻要表达的感情,比如刚刚逃出冰箱时,断手移动时的踉踉跄跄,表现了它的虚弱和害怕;听到盲人钢琴家弹琴,它爬到钢琴上,似乎陷入回忆;以及看到一个街头涂鸦客在房顶写下“Je suis là”(我在这里)的涂鸦后,它站在上面,让人感觉到它的迷茫和对回归的渴望。

另外,电影双线叙事的方式,让观众在跟随断手冒险的同时,不断地通过断手的回忆将故事拼凑完整。在冒险过程中,一些场景引发了与纳乌非过去的一些关联,从而自然而然地引入回忆场景,也正是在不断地回忆中,我们渐渐了解为什么断手希望回去。

当然,除了动作和叙事方式外,音乐也是帮助表达的重要因素之一。这次电影的配乐是由DAN Levy创作,他的配乐恰当其分地传达了角色的心情,在男孩纳乌非和断手之间建立起一种感官的联系;同时,音乐在这部电影中还给观众提供了留白的空间,让观众可以通过自己的所见所感进行合理地想象,让自己置身其中。

电影中隐藏的彩蛋

《我失去了身体》中有许多镜头和形象都蕴含哲理和寓意,值得细品。

1. 苍蝇

苍蝇这个形象贯穿电影始终,每次它的出现,都预示着男主纳乌非命运将会发生转折。

2. 《盖普眼中的世界》

女主加布丽埃勒推荐给男主纳乌非一本她最喜欢的书 《盖普眼中的世界》。书中的主角盖普虽然不知道人的一生究竟是什么,但是他就是想要更好的人生,这与男主纳乌非的命运非常相似。另外,在《盖普眼中的世界》一书中也有一个特殊的意象“伏流蛙”,每次这个意象出现,盖普身边就会发生危机。

3. 我失去了身体

从电影名称可以看出,断手为主角和第一视角,同时这也预示了故事的走向。虽然是一部小成本的动画电影,但导演和编剧将《我失去了身体》的艺术性和创新做到了极致,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动画长片改编。不知道该片是否能够成功奏响本次奥斯卡的乐章呢?我们拭目以待!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七七社原创,作者:七七,转载请注明出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