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国电影不汗党:品一品韩国版的犯罪电影

对于«无间道»系列,其在中国警匪片中的地位是不用多言的。所谓无间,有两种解释:一是道教用语,指无间地狱,是十八层地狱中的一层;二是通俗解释,无间意为没有中间,贴合剧情,黑与白之间不存在道路,所以潜伏的卧底是注定无法回头,而走向最终的泯灭的.黑与白之间的所在,一旦踏足,便向死而生。今天我为大家讲的电影并非«无间道»,而是更贴合无间处境与意味的不汗党。

这是一部韩国式的犯罪电影,围绕城府极深的帮派大哥与不谙世事的卧底警察之间展开,剧情不断深入,层层反转。扣人心弦的观影之余,还有一声长长的叹息。影片的开头很有意思。游轮上的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,漫不经心,饶有趣味。长头发的说 :“我讨厌吃海鲜,总觉得鱼虾之类本是死尸,却还使劲瞪着眼看我。”另一边的邋遢男喃喃回复:“怎么会,海鲜无论怎么做都好吃。” 话题蔓延至其他,海水起伏,凉风习习,码头一片忙碌,平静得诡异。

长头发谈到自己帮派的二当家载镐,于是有了以下对白。“他可能真是没有罪恶感的人。但有些罪恶感也不是坏的事情,罪恶感让工作方式得到了发展。石器时代无非是用石头砸死敌人,青铜器、铁器的时代用的是刀或者斧头,但现在我们用枪杀人,因为枪这东西能减少人的罪恶感,因为彼此之间有了距离。”邋遢男一脸不解,还在埋头吃着海鲜。随着远处一声枪响,他还没有来得及放下饭碗便应声倒地。长头发啧啧叹息,离开之时,用菜叶遮住了饭桌上生鱼的眼睛。

长头发是载镐的手下,也是贩毒团伙大当家的侄子。邋遢男是警方潜伏组的卧底,新人警察贤洙就是代替他进入监狱潜伏在载镐身边的。可以说电影的开场干净有力,既交代了二当家载镐的残忍与辛辣,拉开了碟中谍模式的序幕,又以隐喻的方式,象征故事中那些被血污障住了双眼的恶党。 影片的正文采用双线叙述,监狱卧底与警匪博弈的两段时态来回交叉。这样的手法不失为一个特色,处于上帝视角的观众不至于失去影片的悬念,又越发营造了时间的流逝感。在这样一种流逝感中,贤洙从天真烂漫的少年变为了在黑白间周旋的角色,再变为痛恨一切,无可归去的无间派,这无疑是悲剧,也是全片情感的凝结点。

简单来说,贤洙与载镐的相遇和相识,是一场强行假装的戏剧。贤洙本是警察,是为了获取载镐的信任,可由于母亲的意外离世,他对一切都变得漠然开来。千组长又以卧底身份的理由驳回了他探望母亲的请求。载镐实则早就看穿贤洙的身份,故意上演感情戏,他不但垫用了丧事费用,还把难能可贵的出狱权分给了贤洙。一系列的套路中,他邀请贤洙加入自己的帮派,而贤洙也最终对千组长只关心升职的态度失去好感,他向载镐坦白了自己的身份,让自己成为了卧底中的卧底。贤洙帮助载镐在一次毒品交易中故意放出烟雾弹,让仁川的全数警力扑了个空。千组长见此,给贤洙看了母亲事故的录像,车祸后处理现场的人物,正是载镐的手下。

也就是说,载镐设计了事故,以此诱骗到了贤洙。贤洙的双眼静止在电脑屏幕前,逐渐变得通红,他想上前伸手抓住,却全是空气。一面是载镐的大哥情谊,却又是他亲手杀死了母亲。一面是千组长的正派形象,却又是私底下关心升职,不顾下属的冷漠。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种对称,就像正义与邪恶一样,他们是如参照物一般的客观属性,而绝非一个形容词。

对于罪恶感的论述,从影片开始就形成了线索。千组长教导部下时说:蹩脚的罪恶感从一开始就不要存在,不然的话唯有自我毁灭。于是贤洙从初入监狱那份嬉笑捉弄的天真性情,成长为渔港深夜拷问的铁腕冰霜,他的双眸不再回避鲜血,他开始如同被旧友抛弃一般地抛下了那份罪恶感。贤洙成为了十八地域的所属部分,谓之无间,他所走的道路,也将注定无法回头。最后的决战中,贤洙杀死了千组长,也杀死了载镐,他的双眼失去焦距,与天空的混沌结合在了一起。

之后会如何呢,趁着混乱当回警察,或者接手大哥的生意成为下一个载镐,影片戛然而止。也就是说,不重要了,失去了信仰,失去了所属,正如无间,正如那般的地狱。不汗党无论是从剧情,演员,和摄影来讲,都是一部上乘之作。他的内涵以及社会深度广泛,是一部典型的韩影类型片。喜欢此类型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。电影资源照例会放在自动回复当中,回复不汗党即可领取。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七七社原创,作者:七七,转载请注明出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