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不是药神》剧情介绍评论,引起社会舆论的电影

电影中有不少“两次”的前后呼应的情节。例如假药贩子张长林两次找到程勇,临走前都说了一句“保重”。第一次是要求程勇把进药渠道给他,程勇拒绝,张长林的“保重”暗含威胁和狠意;第二次张长林得知程勇再次卖药只为救人,不为赚钱,他的“保重”带着真挚的祝福和敬意。

程勇和前妻的弟弟曹警官发生过两次激烈的肢体冲突,第一次程勇家暴前妻,曹警官杀气腾腾冲进警局为姐姐报仇,被同事们拦住,程勇瑟缩在墙边,自知理亏,不敢还手;第二次是警察在追逐黄毛的过程中,黄毛身亡,程勇把曹警官按在墙上怒吼:“他才二十岁,他只想活着,他有什么罪?”曹警官心怀歉疚,不愿还手;程勇初次见黄毛和最后一次见黄毛,黄毛都在和人们上演追车戏。

第一次黄毛抢过路人的自行车,逃避程勇的追逐,最终没能逃脱;第二次他为了保护程勇,抢过程勇的汽车逃避警察的追逐,最终丧命。命运就像是无情的车轮,彻底碾碎了这个好勇斗狠、又单纯仗义的生命。他逃不开,避不过。吕受益前后两次对程勇说“吃个桔子吧”,两次的语境和心境大不相同。曹警官两次主动邀请程勇一起喝酒,程勇的拒绝和接受也代表两人彼此的理解与和解。

片中程勇第一次去印度,配乐的歌词不停地唱着“garbage”(垃圾),程勇也对这满地脏乱一脸嫌弃。若非为了买药捞钱,他大约一刻也不想停留。第二次为了病重的吕受益,程勇去印度药店买药,正好街上在喷洒消毒药剂,白雾漫天,周围的一切似乎蒙上了圣洁的色彩。神像伴随着声声梵铃从程勇眼前缓缓经过,这是程勇的身体和心灵都离神最近的一刻。

这部电影最大的价值是每个人都有血有肉,除了公安局长差了点。当然山争哥的演技真是到位,把上海街头小市民的形象演除花了,非常自然。

我和发条张不同(我能完美的避开所有烂片甚至是娱乐片),我开始时就对这部影片抱有期待。那天上午我和家里人领带几个朋友在野湖边游泳,半天后,大家差不多都把力气耗尽。我拽着他们——一行七人——去影院看了这部电影。我对这部电影充满信心,当然其中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其他地区点映后的口碑影响了我。几位同行的人看得出是由于不好拒绝才陪着我同去。影片结束时,其中一位将到五十岁的东北糙老爷们抹了抹眼睛。剩余几位在出影院时也一语不发。我明白这几个人不说话是因为他们看完了这电影后心都沉下来了。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七七社原创,作者:七七,转载请注明出处